专业资料

男孩青春期延迟的早期预兆:进行性生长减速


时间: 2018/9/5 18:17:27 浏览量:3962 字号选择: 分享到:

M.V.L. Du Caju, L. Op De Beek, S.U. Sys, M.M. Hagendorens, R.P.A. Rooman


摘要 目的:描述青春期延迟男孩的青春期前生长模式。

方法:根据85名最终身高正常的青春期延迟男孩回顾性数据,构建4~14岁期间的身高速度曲线。结果:在4~14岁期间,这一组群的身高逐渐偏离正常参考标准。在4岁时,身高SDS已经显著较低(中位数-0.8,P<0.001),并且在儿童期进行性降低,导致12岁时身高SDS中位数为-1.1(P<0.001)。这一组群最终身高中位数(-0.4)与靶身高(-0.2)无差异。儿童期生长减速程度不能由出生体重或出生身长确定,并且未影响到最终身高。这组青春期延迟男孩随年龄增长而生长速度的下降显著小于Rikken和Wit模型的预测。

结论:晚成熟男孩通常表现为,在较小年龄上青春期前生长速度开始下降,但并不影响最终身高。Horm Res, 2000, 54:126-130.

关键词:身高 身高速度 生长延迟体质性生长和青春期延迟



前言

孩青春期开始的延迟比在女孩更为多见,与暂时的青春期前生长减速有关。对于青春期延迟,尚不了解其生长速度开始下降的年龄。因为这些儿童在诊断时通常就矮,所以分类为体质性生长和青春期延迟(CDGP),由两种部分重叠的生长障碍变异体所组成,一类主要由青春期开始延迟所引起的生长速度下降,第二类为青春期成熟度延迟的特发性矮身高儿童。大部分研究将这两亚组儿童汇总在一起,描述青春期延迟男孩的生长模式。迄今为止,仅Tanner和Davies在有限的北美儿童晚成熟组制定了身高和身高速度曲线。在缺乏晚成熟者的样本数据的情况下,Rikken和Wit通过外推婴儿期-儿童期-青春期(ICP)模型生长数据,提出了晚成熟儿童的身高速度数学模型。


本研究的主要目的为,在正常最终身高男孩,确定青春期延迟对青春期前生长的影响。因此,在回顾性研究中分析85名达到正常最终身高的晚成熟男孩的身高和身高速度数据。并将这些数据与英国身高参考标准,以及Rikken和Wit报告的青春期延迟身高速度理论模型进行比较。


病人与方法

依据下列标准选择85名青春期延迟的晚成熟男孩:a)在14岁时睾丸体积<4ml,b)出生时身长和体重正常,c)自发的或诱发的青春期中有适当的生长加速,d)相对于生长参考标准和父母身高,最终身高正常。排除有畸形综合征、慢性疾病和内分泌疾病男孩。


正常值定义为处于参考标准平均数的-2和+2SDS之间。根据英国Freeman et al.标准将身高转换成SDS。使用相同的标准也以SDS表示靶身高(性别修正的父母身高中值)。父母矮身高定义为身高SDS低于父亲特定身高下限,下限以Ranke提出的公式计算。出生体重和身长与Niklasson和Karlberg的标准比较。由1名评价者使用Greulich和Pyle方法评价骨龄。使用放射免疫法测量血清生长激素(GH)和胰岛素样生长因子-I(IGF-I)。


在诊断时,根据总IGF-I正常浓度(青春期前范围,120~280ng/ml)或对刺激试验(高血糖素)的正常GH反应(>20uU/ml)排除GH缺乏。在61名男孩有青春期延迟阳性家族史(定义为母亲初潮年龄>14岁,父亲生长突增年龄>15岁)。


使用固定的身高测量计测量青春期前后期的站立身高,由学校保健档案搜集儿童期身高数据。2次随后身高测量的间隔在2年之内。由视觉平滑个体生长曲线,由曲线内推4~14岁整数年龄的身高做进一步的分析。


46名男孩自发进入青春期,而39名受试者以每月25mg睾酮庚酸盐,6个月进行治疗。在中位数年龄19.8岁时(P1017.3岁,P9024.4岁)测量最终身高,最终身高的测量由医生(n=24),或父母参照详细说明测量(n=61)。


以Kolmogorov-Smirnov检验,评估不同年龄身高SDS的分布。使用Wilcoxon符号秩检验比较青春期延迟男孩与参考标准组的身高SDS。使用Spearman秩相关计算相关系数。为了比较晚成熟男孩与正常参考标准的身高SD和身高速度,进行重复测量的方差分析与多项式的对比。检验的显著性水平为P<0.05。因为身高数据分布表现为正偏斜(P<0.01),所以10th(P10)和90th(P90)百分位数表示数据。


结果

青春期延迟男孩组群的特征见表1。在生活年龄中位数14.6岁时做出青春期延迟诊断,此时骨龄延迟2.4岁(中位数),总IGF-I水平在正常青春期前的范围内。

表1.png


如图1所示,在4~14岁这些男孩的身高进行性偏离正常男孩参考标准,在4岁时,身高中位数为-0.8SDS,已经显著低于正常标准和最终身高(P<0.001)。在4~12岁身高进一步显著下降,在12岁时身高中位数为-1.1SDS(图2)。在这个期间,52名(61%)男孩身高SDS至少减小0.2,而15名(20%)男孩身高减小在0.5SDS以上。在12岁以前身高减速男孩的出生体重、出生身高和最终身高与和身高曲线平行生长的男孩无差异。在12~14岁期间,由于参考标准人群的生长加速,身高SDS中位数下降到-1.6。


在青春期,身高SDS在14岁数值的基础上增加了1.3(中位数),因此最终身高与靶身高无差异。自发进入青春期男孩与以睾酮治疗男孩之间的身高SDS增加无差异。与4岁时身高SDS相比,最终身高增加了0,5SDS(中位数)。最终身高与4岁时身高SDS正相关(r=0.73,P<0.005)。


图3为该组群的身高速度数据。在4~12岁,身高速度中位数由6.0cm/yr减小到4.3cm/yr,在追踪的2年中几乎无变化。儿童期身高速度平均为0.49±0.04cm/yr,显著低于Tanner et al.所报告的正常男孩(P<0.001),但几乎与Tanner和Davies的北美晚熟男孩数据相似(图3a)。身高速度平均减小0.26±0.01cm/yr,显著(P<0.001)低于Rikken和Wit的理论模型(0.36cm/yr,图3b)。与该模型相比,我们的受试者在较小年龄上生长速度较低,而在青春期前生长速度较高。

图1.png

图2.png

图3.png

讨论

在本研究中,报告了达到正常最终身高的青春期延迟男孩青春期前的生长。为了防止可能影响青春期前生长的其它遗传因素的干扰,排除了有矮身高父母和子宫内生长延迟的受试者。因为缓慢的生长速度是青春期开始延迟的一部分,所以矮身高的晚成熟者比身高较高者更多的就医咨询,使身高分布向左偏倚。但是,无论这些男孩青春期前生长速度如何,这些男孩的最终身高正常,并与遗传潜力一致。因此,本文85名男孩组群的生长模式代表了非遗传矮身高的晚熟男孩。


我们的数据表明,生长速度下降是晚熟男孩的普遍表现,不仅出现于青春期前即刻,而且在早期年龄上已经开始。在4~12岁期间61%的男孩进一步偏离参考标准人群。在这个期间,身高速度显著低于Tanner所报告的正常男孩,而与北美晚成熟男孩身高速度相似。但在12岁以后,儿童期生长速度下降趋势停止,而明显稳定下来。在这一方面,我们的结果与RikkenWit提出的晚成熟者身高速度理论模型的计算不同。在本研究中,年龄较小时生长速度低、而在青春期前期有所改善的身高速度曲线斜率小于模型的预测。


儿童期低于正常的生长速度与诊断时骨龄显著延迟有关,但并未影响到最终身高。大部分研究报告,青春期延迟男孩未能达到遗传靶身高,但这些研究包括了特发性矮身高受试者。本组群男孩达到了正常的最终身高,与靶身高一致,最初的生长延迟被青春期前生长期的延长和青春期生长突增所补偿。曾有报告,骨成熟度延迟有利于最终身高和青春期生长组分,最近的报告强调了青春期生长在晚熟者达到靶身高中的重要性。


青春期延迟男孩特殊生长模式的机制尚不清楚。已有报告表明,GHGH释放激素分泌的暂时下降,解释了骨龄的延迟。在我们组群中,诊断时GHIGF-I分泌正常,提示了青春期临床征兆前GH-IGF-I轴的正常化。在12岁前生长速度未进一步下降与上述假设一致。睾酮可能触发了GH分泌的增加,在睾丸增大以前,在早期的清晨脉动中已经可以检测到血浆睾酮。


我们的研究也证实,在青春期延迟男孩,低剂量雄性激素可诱发青春期,但不损害最终身高的观察结果。因此这样的治疗可以改善这些男孩的社会心理功能。


总之,许多最终身高正常但青春期开始延迟男孩,在儿童期早期生长速度已经开始下降。因此,对每名身高速度进行性下降的男孩都应考虑这一研究结果,因为在儿童期对这些男孩不需要促进生长干涉治疗。遗憾的是,除了阳性家族史和骨龄延迟外,还没有在早期年龄上预测青春期延迟的可靠因素。


【童伴有康】业内骨龄评价专家、专业骨龄研究科技机构及骨龄软件应用服务商!


热门文章推荐

如何看待骨龄评价的误差?

骨龄的正常范围是多少?

CHN法骨龄标准已不适用于当代中国儿童青少年的骨龄评价



上一页:体质性生长和发育延迟儿童的生长速度

下一页:高身高家庭的体质性生长和发育延迟病人的最终身高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