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资料

高身高家庭的体质性生长和发育延迟病人的最终身高


时间: 2018/8/27 20:56:34 浏览量:2768 字号选择: 分享到:

Otfrid Butenandt, Susanne Bechtold and Annette Meidert

 

Dr. von Haunersches Kinderspital of the University of Munich Auxologic Working Group, Munich, Germany

Journal of Pediatric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18, 165-169 (2005)


摘要:体质性生长和发育延迟不仅发生在矮身高家庭而且也发生在高身高家庭的儿童。我们报告12名男和21名女CDGD儿童的最终身高。男、女儿童平均靶身高分别为186.6cm和173.6cm,最终身高分别为191.2cm和176.9cm。14名病人的最终身高比平均靶身高高4cm以上。9名病人超过了靶身高范围。仅有1名男孩未达到家庭靶身高。我们结论,无论家庭身高如何男女儿童发生CDGD的数量相同,最终达到在家庭靶身高范围之内的正常身高。一般情况下不必进行改变CDGD进程的治疗。Journal of Pediatric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18, 165-169 (2005)


关键词: 高身高,青春期延迟,最终身高


前言

    “体质性生长和青春期延迟是威尔金斯针对青春期和青春期生长突增延迟病人所提出。我们则使用体质性生长和发育延迟constitutional delay of growth and developmentCDGD)术语,因为除了青春期延迟外,青春期前的儿童期也生长延迟并伴随以骨骼发育的延迟。一般认为矮身高家庭(所谓的又矮又延迟)或正常身高家庭内(所谓的延迟)发生CDGD。但是,在高身高家庭也出现CDGDPrader报告了两名CDGD兄弟,其中1名由于遗传背景而成为高身高。然而,过去所研究的大部分儿童(主要为男孩)来自正常或矮身高家庭。因此,我们报告对高身高家庭CDGD的观察。病人因青春期延迟而转诊到生长诊所。特别是在女孩,父母非常焦虑,因为女儿在初潮和生长结束前一直在生长而担心身高过高。


体质性生长和发育延迟的定义

我们认为“体质性”意味着“遗传所决定”。因此,至少父母1人或其近亲必然青春期延迟:母亲在15岁或以后出现初潮;父亲在15~18岁青春期生长突增。


如果儿童沿着父母身高百分位数之下约2SD(或更多)的百分位数生长、青春期生长突增比正常人群晚2年或以上,就可确定为生长延迟。因此,男孩睾丸大小的增加或女孩初潮,以及第二性征的也在相应晚的年龄上出现。骨龄延迟2岁或以上。这种情况可能出现于正常的、矮身高的或高身高的家庭(图1)。

图1.png

病人与方法

    包括来自高身高家庭的12名男孩和21名女孩(至少父母1人身高在90th百分位数以上)。男、女孩的临床特征分别见表1和表2

    在达到最终身高和身高不再生长(小于0.5cm/yr)后,以Harpenden或Keller身高计测量受试者身高。在病人初次就诊时,记录父母身高。所有数值与第一次瑞士纵断研究数据进行比较。

根据下列公式计算靶身高:

(父身高 + 母身高)/2 ±6.5cm。家庭靶身高范围为父母身高之间的范围,以SDS表示。


结果

    男、女CDGD儿童平均最终身高分别为191.2cm176.9cm,而平均靶身高分别为186.6cm173.6cm。本文42%的病人达到的最终身高超过靶身高4cm以上。12名男孩中,有10名男孩的最终身高在家庭靶身高范围之内。1名男孩的最终身高低于靶身高范围,1名男孩高于靶身高范围。21名女孩中,有13名女孩最终身高在家庭靶身高范围之内;1名女孩矮于和8名女孩高于家庭靶身高范围。

表1.png

表2.png

讨论

大部分关于CDGD的报告针对于男孩,在同时研究男孩和女孩时,男孩的数量超过女孩,因此产生CDGD主要发生于男孩的看法。在我们的来自高身高家庭的青少年系列中,女孩的数量超过了男孩。但是,这种生长的变异更多出现于矮身高家庭的男孩,而更多的出现于高身高家庭的女孩似乎是不可能的。根据Tanner,两性别青春期开始时间不同:女孩乳房初发育在8~13岁,初潮发生于10~16.5岁。然而,在世界不同地区可能不同,如果5%的女孩乳房初发育晚和初潮晚,并由遗传所决定,那么骨龄可能延迟,而且生长也同样延迟。因此,这些女青少年代表了CDGD。同样,所有男孩的生殖器发育、睾丸的增大以及青春期生长突增高峰也都不在相同的年龄上,青春期开始延迟和生长延迟的男孩骨骼成熟也可能延迟,因此也代表了CDGD。这就说明,两性别的成熟事件可能同等延迟。所以,两性别出现同等数量的CDGD。图2中表明了CDGD的高身高家庭的家系谱。

图2.png


据文献报告,似乎CDGD通常与矮身高家庭有关,即所谓的“矮小和延迟”。但CDGD必然出现于人群的所有类型组。在瑞士纵断研究中对高身高或矮身高家庭的青少年的跟踪证明,青春期早或晚的男、女孩数量相同,达到了高或矮的最终身高。当其它儿童显现性成熟和生长突增时,自己孩子的青春期和青春期生长突增晚是父母所关心的重要问题,也是受累个体苦恼的原因。因为社会心理的原因,这个问题对男孩的影响比女孩更大。另一方面,高身高或预期的高身高对女孩及其父母的影响更大。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们的系列中女孩多于男孩的原因。


AlbaneseStanhope报告男性CDGD的成年身高低于遗传潜力。在许多报告中,CDGD儿童达到的成年身高与靶身高之间的差异不同:男孩在+0.3cm-1.7cm 之间,女孩在-0.7 +0.3cm 之间,与平均靶身高几乎没有差异。然而,AlbaneseStanhope的研究结果却是:与靶身高相比,男孩平均低10.9cm、女孩平均低9cm


理论上,如果CDGD男性成年身高损失5~10cm,那么由于常染色体显性遗传,在几代之后CDGD家庭的男性成年身高仅为150~160cm。然而,这种情况是不会发生的。CDGD儿童可能矮于预期的最终身高,对于这种假设的解释可能为:儿童越矮,到生长诊所看病的几率就越高。这些儿童矮于在生长期一直高于其它男女孩的CDGD兄弟姐妹。而且,一直高于同伴的CDGD儿童代表了靶身高较高的组群。平均靶身高仅是人群50th百分位数的计算值。如果父母在人群的50th百分位数上,那么他们的孩子达到的最终身高也在50th百分位数左右。而如果父母有1人的身高在25th百分位数上,另一名在75th百分位数上,平均数也还在50th百分位数上。但是,他们的后代的最终身高可能在25th75th百分位数之间。如果仅是矮身高儿童被带去生长诊所,那么作为一组儿童的平均最终身高应当低于平均靶身高,而仍然在个体家庭身高范围之内。


我们将父母身高范围(SDS或百分位数)称为家庭靶身高范围。除了1名以外,我们研究的所有病人的都达到了这个范围之内的正常身高。在生长过程结束时身高的极端损失可能是未被发现的基础疾病所致,例如,囊性纤维化,或隐秘的激素不平衡,例如生长激素神经内分泌障碍。但是这些病人不是 “体质性而是获得性(或继发性)生长和发育延迟。CDGD儿童将以在靶身高家庭范围之内的正常身高结束生长,额外增加的身高可以长期趋势的结果来解释。


结论

CDGD是正常的成熟变异体,在所有身高类型家庭中男女性同等发生,最终结果为家庭身高范围内的正常身高。我们几乎无法减小儿童生长速度的个体差异,因为这是有生物学根源的。因为预期有正常的最终身高,所以应当使家庭放心,这种情况是正常的,没有必要治疗。如同Wickman et al.所讨论的那样,在必需治疗的情况下,应当询问病人是要改变预期的身高还是成熟速度。有时选择使用高剂量的同性类固醇(刺激素或睾酮)降低最终身高,成熟加速是继发性作用。结合抗雄性激素和抗雌性激素的促进生长治疗可改善最身高而不加速性成熟,但只可应用于有不良身高预后的儿童。


【童伴有康】业内骨龄评价专家、专业骨龄研究科技机构及骨龄软件应用服务商!


热门文章推荐

预测身高应注意生长发育规律的种族差异

诊断特发性矮身高(特发性矮身材)的四个步骤

什么是特发性矮身高(特发性矮身材)?



上一页:男孩青春期延迟的早期预兆:进行性生长减速

下一页:青春期延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