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献资料

残疾儿童作业治疗有效性的系统评价(2019)解读


时间: 2022/11/29 9:53:27 浏览量:489 字号选择: 分享到:

摘要

残疾儿童作业治疗有效性的系统评价(2019)解读

作业治疗可以促进有发育障碍或其他残疾儿童的运动、认知等技能发展,提高生活自理、学习 等活动与参与能力。2019 年,Aust Occup Ther J 发表了残疾儿童作业治疗干预措施疗效的系 统评价文章,旨在总结最佳的作业治疗证据,从而帮助作业治疗师和家庭选择有效的治疗方案。 现结合国内儿童作业治疗现状对该系统评价进行解读,方便临床工作者比较不同治疗方法的优 劣,提高疗效。

疾病、残疾或技能缺失均可能影响儿童的活动与参与能力,可导致儿童的社会 边缘化、社会孤立和较低的自尊[1]。作业治疗可促进有发育障碍或其他残疾儿童的 运动、认知等技能发展,提高生活自理、学习等活动与参与能力[2]

目前,能够应用于儿童的作业治疗方法有多种,为保证治疗的有效性,干预手 段应遵循循证医学证据并有相关理论支持,作业治疗师积极进行循证实践,但受经 济和伦理方面的影响及作业治疗师的临床应用能力不同,所选择的作业治疗方法也 可能不同,在临床实践中可能会产生滞后[3]2019 年 Novak 和 Honan[4]在 Aust Occup Ther J 发表的一篇《残疾儿童作业治疗有效性的系统评价》系统总结了针 对儿童的最佳作业治疗方法的证据,旨在帮助家庭和作业治疗师选择有效的作业治 疗方法,为临床工作者和决策者提供"一站式"指南,对临床实践具有重要参考价 值。该系统评价使用证据质量和推荐强度分级(GRADE)系统和交通信号灯证据报警 系统[5]对作业治疗方法的质量和推荐强度进行分级,共纳入 129 篇文献(系统评价 75 篇,随机对照试验研究 54 ),对 22 种确诊病例使用的 52 种作业方法、135 项 作业治疗研究的有效性进行评价,结果表明有高质量证据支持的作业治疗研究结果 共 40 (绿灯,强烈推荐),多数处于国际功能,残疾和健康分类(ICF)的活动水 平。将这些有效的循证作业治疗运用于临床,为儿童提供最佳干预方法达到其目标 具有重要意义。

我国儿童作业治疗需求呈快速增长趋势,而我国儿童作业治疗尚处于起步阶 段,很多医院未设置作业治疗专科,治疗水平参差不齐,在规范化治疗上存在较多 问题[6]。作业治疗师如何深刻理解、掌握、应用和创造先进的作业治疗理论与技 术,遵循循证医学原则,科学规范地开展儿童作业治疗,仍是我国儿童作业治疗专 业面临的严峻挑战。现结合国内儿童作业治疗的实际情况,参照作业治疗实践模式 及 ICF 对该系统评价进行解读,帮助儿童家庭和作业治疗师及时了解儿童作业治疗 的最新研究进展,便捷直观地选择有效的作业治疗方法,提高我国儿童作业治疗整 体水平。

研究对象

评价所涉及的研究对象包括确诊患有以下疾病的儿童:关节炎、注意缺陷多动 障碍(ADHD)、孤独症谱系障碍(ASD)、行为障碍、臂丛神经损伤、脑损伤、烧伤、 脑性瘫痪(CP)、癌症、慢性疼痛、发育性协调障碍(DCD)、发育障碍(DD)、唐氏综 合征、胎儿酒精谱系障碍(FASD)、学习障碍(LD)、精神健康问题、智力障碍(ID)、 肥胖、早产、肢体残疾、类风湿性关节炎和脊柱裂。其中有关 ASD(32/135 项, 24%)ADHD (8/135 项,6%)CP(38/135 项,28%)DCD(9/135 项,7%)的研究较 多,与残疾儿童发病率的数据一致。

儿童作业治疗主要为儿童、儿童父母及其家庭提供服务。以儿童为主要干预对 象的占 87%(45/52 ),治疗重点是改善患儿的预后,如儿童戴矫正器以改善手功 能;以家长为主要干预对象的占 13%(7/52 ),如家长培训。
儿童作业治疗方法

该系统评价对以下 52 种作业治疗方法的有效性进行研究:针灸;辅助器具; 辅助技术;行为干预,包括应用行为分析(ABA)和积极育儿计划(positive parenting program3P);双手训练;生物反馈;指导法(Coaching);认知干预, 包括认知功能治疗(CogFun)、认知工作记忆训练(CogMed);认知导向作业表现 (cognitive orientation to occupational performanceCO-OP);引导式教育; 限制性诱导疗法(CIMT);CIMT /或双手训练;情景聚焦疗法(context focused);烧伤患者的手持式教育及注意力分散装置(DittoTM);早期干预,包括发 育疗法、神经发育疗法(NDT)及目标-活动-运动环境疗法(GAME);电刺激(ES);以 家庭为中心的照护;喂养干预;目标导向性训练,包括特定任务训练、功能训练、 神经运动任务训练(NTT)和运动想象训练;书写训练;马术疗法(治疗性乘马疗 法);家庭项目;共同注意训练;按摩;正念和/或冥想疗法;心理健康干预;神经 发育学疗法(NDT);肉毒素注射后进行的作业治疗;矫形器;疼痛管理;家长咨 询;家长教育/家长培训;图片交换沟通系统(PECS);游戏疗法;姿势管理;压力 护理;学校治疗;自我管理;感觉训练(sensation training);多感官刺激 (sensory approach),包括刷、治疗球、重力背心、温热刺激、感觉刺激;感觉统 合治疗(SI),包括感觉餐单、摆动、刷、治疗球、重力背心、紧身袜;心理暗示技 能训练;睡眠干预;社交训练;牵伸训练,包括被动牵伸:自我牵伸、手法牵伸和 器械牵伸;孤独症和沟通障碍儿童的治疗与教育(TEACCH);听乐治疗;跑步机训 练;视运动干预;减重;全身振动训练;瑜伽。

儿童作业治疗方法的推荐等级

该系统评价对 22 种疾病、52 种作业治疗方法在认知、感觉、睡眠、家长、社 交、精神健康、运动、行为、疼痛、功能、自我管理、反馈 12 个干预领域的治疗 效果进行分析,用气泡图表示治疗效果、推荐等级和证据数量[6]。同一种作业治疗 方法对不同的干预对象及不同干预领域的疗效不同,推荐等级也不同。在 135 项作 业治疗研究结果中:推荐应用的作业治疗方法(绿灯)40 项,占 30%(40/135 ); 可能有效、可以应用的(黄灯)75 项,占 56%(75/135 );可能无效、最好不应用 的(黄灯)14 项,占 10%(14/135 );无效、停止应用的(红灯)6 项,占 4%(6/135)

3.1 绿灯作业治疗方法(推荐应用)

推荐应用的作业治疗研究结果(绿灯)共 40 项,包括:(1)使用 ABA 对 ASD 患儿 进行行为干预;(2)用 3P 对行为障碍患儿进行行为干预;(3)使用代币疗法对脑损 伤患儿进行行为干预;(4)CP 偏瘫患儿的双手训练;(5)促进残疾高危患儿发育的 家长指导;(6)改善 ASD 患儿功能和行为的家长指导;(7)通过认知干预提高脑损伤 患儿的长期执行功能;(8)应用 CogFun 认知干预提高 ADHD 患儿的执行功能;(9)应 用 CO-OP 改善 DCD 患儿功能性运动任务能力;(10) 应用 CIMT 改善 CP 患儿的手功 能;(11)CIMT+双手联合训练改善 CP 患儿的手功能;(12)情景聚焦疗法提高 CP 患 儿功能性运动任务能力;(13)对烧伤患儿使用 DittoTM,以提供程序性注意力分散

和自我管理教育;(14)应用 ABA 对 ASD 患儿进行早期干预;(15)应用发育护理对早 产儿进行早期干预;(16)以家庭为中心照护损伤或 CP 患儿,改善患儿的功能; (17)对残疾患儿家长进行喂养干预培训,提高家长的喂养能力、促进患儿生长发 育;(18)残疾患儿生理喂养干预;(19)对 CP 患儿进行目标导向性训练,提高功能 性任务能力;(20)对 DCD 患儿进行目标导向性训练,提高功能性任务能力; (21)DCD 患儿的特定书写任务训练;(22)提高 CP 患儿功能性任务能力的家庭项 目;(23)提高 ID 患儿功能性任务能力的家庭项目;(24)应用共同注意训练改善 ASD 患儿的社会交往;(25)ASD 患儿的心理健康干预;(26)发育迟缓患儿的心理健 康干预;(27)对心理健康障碍患儿的心理健康干预;(28)CP 患儿肉毒素注射后进 行的促进手功能的作业治疗;(29)应用肌内效贴改善 CP 患儿的手功能;(30)对身 体残疾和/或慢性疾病引起的慢性疼痛患儿进行疼痛管理;(31)对 ASD 患儿家长进 行正念培训,以减轻家长的压力;(32)对 ASD 患儿家长进行问题解决培训,以减轻 家长的压力;(33)为残疾患儿家长提供培训,以提高家长的自信;(34)为有行为障 碍的患儿提供家长培训,以提高家长的积极情绪;(35)应用 PECS 提高 ASD 患儿的 沟通能力;(36)在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NICU)中对早产儿进行姿势管理,促进正常 运动发育;(37)使用床垫和软垫对 CP 患儿进行压力护理;(38)同伴介导的 ASD 患 儿社交技能训练;(39)应用跑步机训练促进唐氏综合征患儿独立行走;(40)通过 "Mighty Moves"的家庭指导和活动项目为肥胖儿童减重。

3.2 红灯作业治疗方法(建议停止应用)

建议停止应用的作业治疗研究结果(红灯)共 项:(1)NDT 不能提高 CP 患儿的 运动能力;(2)书写感觉训练不能提高 DCD 患儿的书写质量;(3)SI 不能改善 ASD 患儿的行为问题;(4)SI 不能提高 ASD 患儿的整体功能;(5)SI 对提高 ASD 患儿的 认知功能无效;(6)应用重力毯不能改善 ASD 患儿睡眠问题。该系统评价总结的红 灯作业治疗方法引起国际争论[7,8,9]

3.3 应用于各类儿科疾病的作业治疗方法证据等级

系统评价根据研究结果,使用气泡图分类绘制了应用于各类儿科疾病的作业治 疗方法证据等级(图 1),旨在为儿童作业治疗师的临床决策提供循证依据。气泡图 包括 52 种已确定的儿童作业治疗方法,涉及 22 种疾病,135 项干预研究。通过研 究,将类似结果放入单独的气泡中。在气泡图中,气泡大小表示已发表的证据数量 (通过计算已发表的关于该主题的研究数量获得)。气泡在图 轴上的位置对应于 GRADE 系统评级和效果估算值(即效果不明显者靠近价值分界线,而较大的治疗效 果者则远离价值分界线)。气泡颜色对应交通灯证据报警系统。这为儿童家庭及作 业治疗师提供了最佳作业治疗方法的直观视图(图 1)

page4image6470976

1

应用于各类儿科疾病的 OT 方法证据等级

Figure 1

Grade of evidence for OT for various pediatric diseases

3.4 不同儿科疾病作业治疗方法建议

本文对 135 项作业治疗研究结果进行分类总结,将儿童作业治疗方法汇总为基 于循证医学证据的儿童作业治疗方法建议(表 1)

page4image6469184

page5image6652800page5image23588432

page6image23528256page6image25446272page6image23528464

page7image23529296page7image25188544page7image23529504

page8image23587392page8image23581360

1

基于循证医学证据的儿童作业治疗方法的建议

Table 1

Recommendations for occupational therapy for children based on evidence-based
medicine

研究的局限性

该系统评价存在局限性:(1)只纳入了系统评价和随机对照试验,意味着排除 了没有提及或没有相关实验研究的作业治疗方法;(2)本文是对次级资料的分析,

存在发表偏倚;(3)文献检索关键词为"作业治疗"(occupational therapy),可能 排除了作业治疗师会应用但不是起源于作业治疗的干预方法,如 3P 治疗 CP 患儿; (4)文献没有提供每种作业治疗的具体操作方法,需要临床工作者查阅文献来获取 信息。

讨论

  儿童作业治疗的证据基础正在快速增长和扩展,作业治疗师可以为儿童及其父
母选择一些基于证据的作业治疗方法。系统评价对于所有可选择的作业治疗方法进
行了系统、清晰、简明总结和易于理解的疗效概述。

5.1 以家庭为中心的作业治疗模式有效且有价值

儿童作业治疗与成人作业治疗的不同之处在于儿童处于生长发育阶段,亲子关 系、家庭环境、家庭疗育对于处于不同发育阶段、患有不同儿科疾病的儿童作业治 疗影响较大。系统评价指出作业治疗师应遵循以家庭为中心的干预原则,父母最了 解孩子,是家庭干预的执行者,治疗师为家庭干预提供技术支持。有证据表明,父 母提供的干预与治疗师提供的干预同样有效[4]。在确诊疾病的研究中(ADHDASD、 高危儿、行为障碍、脑损伤、CPDDLD、肥胖)发现父母对家庭指导和培训反应 良好,符合以家庭为中心的理念。父母和儿童可以在家庭进行有效干预,因此,家 庭项目和自我管理项目是提高治疗强度的有效方法。

在开展家长培训时,家长的需求是通过与专业人员合作了解病情及可选择的干 预方法,获得支持性服务及关于应对策略的建议[10]。尽管以家庭为中心的做法自 20 世纪 90 年代以来就已经存在,但父母不是专业人士,对专业人员的意见有一些抵 触。父母不明确自己及专业人员的角色作用进一步加剧了父母的压力[11]。因此,作 业治疗师需要注意父母的经验,旨在清晰地交流信息,指导家长的家庭干预,进而 提高家庭干预疗效。

5.2 基于活动的"自上而下"的作业治疗疗效更佳

有多种改善运动、行为和功能的作业治疗方法,可为家庭和临床医师提供多种 选择。基于 ICF 活动与参与水平的绿灯作业治疗方法数量最多,表明使用"自上而 下"方法进行日常生活技能训练是作业治疗专业的一个优势,如双手训练、CIMT、 CO-OPGAME、目标导向性训练、书写任务训练、使用目标导向性训练的家庭项 目、社交技能训练和任务训练。"自上而下"的实践模式首先着眼于儿童作业能力, 以活动为基础开展作业评定与作业治疗。这符合我国儿童作业治疗理论架构与实践 模式,作业能力是作业治疗的根本目标,是指人从事某作业活动时的表现,作业活 动范围包括日常生活活动、工作及生产活动(儿童多体现在学业活动)、游戏休闲活 动。作业技能是作业活动的基本组成部分,包含感觉运动、认知技能、社会心理 3

个要素(图 2)[12]

page10image6494560page10image23584688

2

作业治疗的范式[12]

Figure 2

The paradigm of occupational therapy[12]

与现有关于促进神经可塑性的认识相一致[13],绿灯、"自上而下"及活动水平作 业治疗均有如下共同的关键要素:(1)从儿童的目标出发,充分利用儿童的动机和 特点;(2)在自然环境中进行实际生活活动,以优化儿童学习和应对变化的能力; (3)进行高强度重复训练以促进神经发育,包括以家庭为基础的实践;(4)进行"刚 刚好(just right challenge)"的结构化实践,为儿童创造自己解决问题的环境, 使其获得成功,享受成功的乐趣。

与此相反,一些最成熟的儿童作业治疗方法,如 NDT/Bobath 和 SI,最初作为 "自下而上"的干预方法而被应用。NDT/Bobath 和 SI 均起源于生物医学模式时代,

干预目的是矫正儿童的身体结构缺陷,当时认为这样可能促进功能的获得。在当代 临床实践的背景下解释 NDT/Bobath 和 SI 疗效的历史研究证据的意义具有挑战性。 NDT/Bobath 和 SI 的有效性在系统评价中受到质疑,这些数据大多与较早的试验有 关。系统评价作者的结论是,应用 NDT/BobathSI 与未经过干预者的运动促进结 果无差别,但随机对照试验方法存在许多缺陷,因此在实践中应用或停止应用的建

议仍不能确定。系统评价中也有研究证明 SI 可以改善 ASD 患儿的偏食及睡眠问 题,可以加快实现目标,减轻照顾者的负担,可以选择。

有研究证明 SI 可以提高 ASD 患儿作业表现和感觉处理能力,可作为有效的作 业治疗方法供治疗师选择,以提高 ASD 患儿的作业表现,促进其健康状况[14];基于 NDT 的姿势和平衡训练在短时间内对 CP 患儿粗大运动功能有效[15]。《中国脑性瘫痪 康复指南》中指出,Bobath 技术可应用于不同年龄组 CP 患儿(推荐强度 A 级); Bobath 技术对于小年龄组 CP 患儿更有效(推荐强度 A 级);Bobath 治疗技术可促进 CP 患儿粗大运动功能发育(推荐强度 A 级)[16]。国内有研究证明 SI 能够在药物治疗 基础上显著提高 ADHD 患儿的认知、行为能力,并改善患儿平衡功能[17]。建议对 NDT/Bobath 和 SI 进行进一步的循证研究。

6 小结

作业治疗师应参照作业治疗实践模式、ICF 理论,开展以活动为基础的"自上 而下"的作业治疗、以家庭为中心的作业治疗,与父母合作,及时了解家长对疾病 的认识、对作业治疗方法的掌握程度,加强家长教育,提高家庭干预的有效性。就 我国国情而言,作业治疗起步较晚,儿童作业治疗师缺乏,全国各地、各级医院、 康复中心的儿童作业治疗水平参差不齐,本文对系统评价进行解读,旨在帮助儿童 家庭和作业治疗师选择有效的作业治疗干预措施,为广大患儿提供更好的康复医疗 服务,对于帮助儿童实现功能独立并融入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童伴有康】一站式身高管理门诊及儿童运动体质门诊建设服务商!独立研发骨龄软件、生长发育评估系统、儿童运动处方系统!


热门文章推荐

川崎病诊断和急性期治疗专家共识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形势下儿童青少年慢性心力衰竭的临床管理建议


上一页:美国物理治疗学会发育性协调障碍的物理治疗管理循证实践指南(2020 版)解读

下一页:川崎病诊断和急性期治疗专家共识

返回列表